摇滚乐队网,豆浆机,职业装,光盘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60年代世界思想运动,有人说特朗普一直有“美国第一”的思想,这真能保持美国长时间的世界第一吗? <#21---->

时间:

特朗普发起的各种政策是不是他美国第一的思想具体实践?对他实现美国第一有帮助?

美国时间周一,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提高美国人工智能(AI)技术竞争力的行政命令,其中有一项意味深长:“美国必须要促进一种‘支持美国人工智能科研创新’的国际环境,使其为美国的AI产业打开市场;与此同时,要保护美国自己的AI科技优势,以防被竞争者或是敌对国家获取关键的AI技术。”



其实特朗普政府有“美国第一”的愿望无可厚非,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会想提高竞争力,巩固本国利益。但是,想要别人对美国AI开放市场,美国应该以同样的态度对别人开放。限制别国在美投资、阻挠他国科技公司在美拓展市场等等这种单边主义的做法,并不能说服大家放下壁垒。



更“霸道”的是,美国在批评中国制造以及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属于政府干预经济的“产业政策”,违背市场资源配置规律的时候,自己却大张旗鼓地集结联邦政府、各行各业以及学界之力,动用立法和行政的力量向AI科研进行资金和数据上的政策倾斜。其实,耶鲁经济学家史蒂芬·罗奇早有评论,无论哪个国家都有产业政策进行宏观调控,只是程度的不同罢了。美国举着自由市场的幌子以双重标准行事,恐怕于己于人都无益。



(Stephen Roach)

另外,这份行政令处处透露着现实主义(realism)的“零和博弈”(zero-sum game),即“你死我活”丛林生存法则。这样的冷战思维真的能让“美国第一”吗?美著名智库布鲁斯金的报告指出,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,中美的供应链早已不可分割,两国间的技术、资金以及人才的交互,不仅促进彼此增长,也影响着世界的走向。目前,美国占了世界AI研发的一半,而中国占三分之一。假若美国有一天要遣散硅谷所有中国籍员工,禁止中国VC投资美国企业,或是阻挠中国的技术进入美国市场,将会两败俱伤,领先地位必然不保。竞争不意味着对立。中美或许要采取一个更温和、平衡的路径,精诚合作谋求双赢。

特朗普的“America first”可不能这么简单直接地翻译为“美国第一”,更准确的译法应该是“美国优先”,就是美国政策的出发点必须是优先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利益,当然也包括美国民众的利益。

对于满脑子生意经的特朗普来说,“美国第一”的思想他也有,就是要用美国世界第一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来为美国利益来服务,而不是去过多地承担给美国带不来多少实际好处的种种国际责任。

作为美国的总统,不仅是特朗普,每一个美国总统都希望能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美国世界第一的地位。特朗普只是属于史上为了保住这个地位,有些无所不用其极的主儿。不怎么在乎价值观的他,怎么也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的事实:美国之所以能够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久居全球霸主宝座,其实不完全靠的是经济和军事这种硬实力,还靠的是价值观上的号召力这种软实力。

就现实情况看,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永远占据着全球实力榜上的头号宝座,各领风骚数百年才是历史的客观规律。而要想更长时间的延续自己的世界第一地位,在一定硬实力的支撑下,感召力其实比经济和军事实力更靠得住。

即便美国不愿意承认,我们在GDP总量上超越美国已经不需要等太长时间了。特朗普如今有些孤注一掷的豪赌,也没准是加速美国被超越的进程。

不过,只是GDP总量上的超越,我们可以自豪一下,但也大可不必整天沾沾自喜。